当前位置:杭州文化社区网 >> 杭儿风 >> 俗话说 返回列表
杭州话:中原文化与吴方言的私生子

来源:杭州网 发布时间:2009-09-25

上学时听老师讲过中国的方言分为几大语系,有从西南到东北占中国版图二分之一的北方话,有差一点就被法定为普通话的粤语,有福建台湾盛行两岸的客家话,当然也有江浙一带绵软动听的吴方言。

然而作为一个杭州人,我却不知道杭州话应该被算成哪一类。

你可以笑我无知,因为无论从地域范畴还是历史归属上看,杭州话都应该毫无疑问地纳入到吴方言这个语系中去,并且事实上也是如此,任何一个语言学家都会斩钉截铁地告诉你杭州话属于吴方言。但是与吴方言语系中别的分支不同,杭州话好比是一台改装后的跑车,若不是车前挂着的标志,你几乎无法分辨它产自哪一个厂家。

其实杭州话也曾经根正苗红,说起吴方言必提杭州话,就像说起男高音必提帕瓦罗蒂一样,但那大约得追溯到九百年以前。当时的杭州“三吴都会,自古繁华”,以致于北宋流亡政府举国南迁,“直把杭州作汴州”,而杭州话作为吴方言的代表语种,也在北方官话的强势侵入下,发生了潜移默化式的改变。

这让我想起几年前去河南旅游,吃饭同桌有位郑州大学中文系的教授,或许是对中国各地的方言都很有研究,他热情地把一桌子人的家乡话都给点评了一遍,大多都能模仿得惟妙惟肖。轮到我时,我告诉他我是杭州人,结果老先生沉吟片刻,几乎是一字一顿地说:“杭州话,就是有南方特色的开封话。”

由此可见,文化入侵所造成的改变是致命的。如你所知,非洲许多国家通用法语,当然也有说西班牙语和葡萄牙语的,这是殖民的结果,就算是土著,如今也未必会说非洲古老的民族语言,大部分都已被环境同化。可是在大航海时代来临之前,天知道法语是个什么东西。

如果你能理解这一点,那么你也一定能理解为什么今天的上海话取代了杭州话成为了吴方言的代表,而今天的杭州话同北宋迁都以前相比,早已是面目全非。

请原谅我不知道怎样才能用既专业又浅显的说法来解释这其中的差别,除非你是吴方言辖地的人,否则就像是对一个从来没用过电脑的人讲QQ与MSN的区别一样,是一个很令人头痛的问题。举一个简单的例子,也可能是大多数人都知道的,吴方言里的一般把“你”说成“侬”,“我”则说成“阿拉”,上海话等诸多吴方言语种皆是如此,可是这条近乎通法的规则却不适用于杭州话。在杭州话中,一些常用字词的发音,基本都与普通话相接近,只是音调略有不同,“你”和“我”莫不如是,这大约就是南宋时“民学官话”最直接的后果。而“官话”也不是每一句都能够被民所学到的,于是今天的杭州话依旧保留了许多吴方言的元素,也不至于成为开封话的翻版。

在我国北方,不同地方的方言除了个别字词之外变化不大,譬如从黑龙江这旮沓到辽宁那旮沓,东北三省的方言差不多都可以通用。但在我国南方,很多地方都是“十里不同音”,别说跨省跨市,就连在同一个城市都可能会出现方言不通的境况,这一点在杭州尤为明显。杭州话中的“那里”与普通话发音相似,同样一个词到了萧山区却叫“夯浪丢”,萧山区与杭州其它市区仅一江之隔,同属杭州地界,方言相差之远令人咋舌。

或许,这一切都应该归功于钱塘江。这条与古杭州同名的钱塘江。

历史上,高山大江往往都充当着抵御外侵的天险屏障,始皇帝修长城,本意也是如此。从历史唯物主义的角度来看,在抵御北方文化尤其是中原文化入侵的漫长战役中,钱塘江的阻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这也是杭州话迥异于周遍吴方言的自然因素之一。

这些年,国家大力提倡说普通话,在许多学校都能看到在教学楼走廊里贴着“请讲普通话”的提示。但这只是素质教育的要求,并不表示方言的生命走到了尽头。每一种方言都是一种文化的载体,见证着当地的物换星移世事变迁,这本身就是无法复制且无可取代的。杭州话虽然已经脱离了标准吴方言的模样,但却融合了中原文化与吴越文化的冲突与互补,历经千年,依然清晰可见当年北宋南迁的印痕,别说它有着丰富的历史人文内涵,即便说它是中国宝贵的历史遗产,也一点都不过分。(网编:颜妍)

杭州市下城区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下城区体育局主办
2004-2009 © 杭州下城文化馆版权所有